中文   |    英文   |   
珍惜得來不易的和諧警民關係  
17 Feb, 2010
信報 「真.政.經」
鄭經翰


回歸以來,香港警隊在市民心目中一直享有良好的聲譽,備受市民讚賞,但近年來情況似乎有點改變,尤其是「八十後」的年青一代,對警察的尊重,已不若從前。最近經過元旦大遊行和反高鐵集會警民發生肢體衝撞的小型衝突後,網上出現大量辱罵警察的惡言,更有文化人乘勢大造文章,暢論如何毀滅一隊警察。


根據港大民意調查計劃去年十二月的調查所得,百分之六十七受訪者滿意香港警察的表現,不滿意的只有百分之十一點六,表面看來,香港警察的民望甚高,在所有問責官員之上。但如果將數字與二零零七年六月的同一調查結果比較,當時表示滿意的受訪者高達百分之八十三點三,不滿意的只有百分之二點八,那麼市民普遍對警察的印象變差,已是不爭的事實,儘管大體上,大多數港人仍然讚賞香港警察的表現。


平情而論,香港警隊可說是全亞洲最優秀的警隊,高效、清廉、文明,即使與全球最先進的國家警隊比較,也絕不遜色。因著香港警察的優秀服務,香港可說是全球最安全的國際城市,治安良好,犯罪率低,任何遊客抵港,都可以自由自在安心旅遊。毋庸置疑,這全賴香港有一支優秀警隊所致。


當然,羅馬不會是一天建成的,本港警隊有著今天的成就和聲譽,也有其歷史發展過程。


上一輩的港人都會知道,戰後當差的人,都不會是好仔,說得不好聽,警察就是有牌爛仔,與黑社會無異。那完全是原始殖民地統治的惡果,因為五、六十年代,香港前途未明,只是英人「借來的時間」和「借來的空間」,所以殖民地政府不會作長期打算,一切都奉行放任自由政策,「無為而治」。警隊流氓化,是當時特有的管治政策,精要就在以華制華。因是之故,警察貪污之風盛行,有權就有錢,貪污受賄是有組織罪行。六六年青少年騷動和六七年暴動警醒了港英政府,明白到要長治久安,一定要改變管治模式,走向文明。麥理浩走馬上任後,厲行新政,七四年成立廉署,徹底清洗政府各個部門,包括幾乎無人不貪污受賄的警隊。自此,香港警察便開始了新的一頁,在高薪養廉的政策下,入伍的警察質素愈來愈高,普羅市民對警察的印象,也就全面改觀。


當然,樹大有枯枝,一支三萬多人的龐大隊伍,不可能沒有害群之馬。近年來,警察令人驚駭的罪行也時有所聞,例如警員濫權在警署內非禮強姦報案少女、「魔警」徐步高泠血劫殺同袍,以至在警署內以羞辱方式對付和平示威者,但這些都是個別例子,不能以偏蓋全,用來概括香港警察的整體形象,更不應恣意醜化,否則便對本港警察絕不公平。事實上,香港警察個別人士做的好人好事也多得很,不勝枚舉,難道我們就能說所有警察都是仁人賢士嗎?只要香港警察是一支清廉有效的紀律部隊,依法辦事,維護法紀,秉乘專業精神,克盡己任,保障市民大眾的生命財產,我們便應該慶幸香港警察是一隊文明之師,值得港人引以為傲。


最近因為在一些示威事件中出現警民肢體衝撞情況,警方甚至動用胡椒噴霧對付示威者,有人便批評警方濫用暴力。老實說,較諸美、加警方經常以暴力對付交通違例者和普羅市民,人人見到巡警,都有戒懼之心,香港的警察委實斯文得多了。


當然,從社會分析角度而言,警察作為國家機器一部分,職責上必須維持社會秩序和治安,對挑戰社會規範和秩序的異議者而言(不一定是罪犯),自然視之為壓迫者,不會因為個別警員態度禮貌文明、文質彬彬而有所改觀。但正如本港市民的素質也隨著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而大幅提昇,今天以暴力對待警察和襲警事件幾近於無,香港警察作為時代的產物,自然也不可能和不必以暴力姿態對待普羅大眾,如無必要,本港警察根本不須動用任何武力。


由是觀之,我們其實應該珍惜得來不易的和洽警民關係,那完全是本港社會進步的結果。因此,任何對警察的惡意攻訐和批評,都不單不會改善警民關係,反會破壞雙方建立多時的和諧關係。只要香港警察做好自己份內工作,保持政治中立,反對建制的人士,也沒有必要敵視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