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英文   |   
私院無良 醫人不是飲茶食飯  
6 Apr, 2011
信報 「真.政.經」
鄭經翰


儘管香港吵吵鬧鬧新聞不絶,但自從「廿蚊張」之後,已甚少出現惡形惡相、神憎鬼厭的白臉人物。最近僱主聯會在報章大賣無良廣告,主席陳祖澤也只敢躲在幕後,不敢站到台前公然鼓吹飯鐘和休息日無薪論。但過去幾天,私家醫院聯會主席劉國霖卻挺身而出,成功填補了這個空隙。面對本港醫療系統被內地孕婦來港產子迫爆危機,劉國霖卻閒閒說一句:「冇乜聲音本地孕婦話我入唔到醫院生、我要係街邊生!」這一句,不知當下在產房忙得半條人命,以及排隊入院時受過委屈的本地孕婦怎麼看?


劉國霖輕描淡寫企圖將問題淡化,說穿了,都是為了私利。


上周,公院婦產科醫生組成香港產科服務關注組,要求政府正視內地孕婦來港產子迫爆本港醫療架構的問題,希望削減內地孕婦來港產子數目。食物及衛生局局長周一嶽前日便約見本港各大私院代表,企圖游說私院減收內地孕婦,確保本地孕婦獲得優先照顧,以及保證醫療質素。劉國霖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踏上舞台。他在會見周一嶽後,竟然耍賴皮,強調私院無空間減收內地孕婦,理由是私院早已投放資源在產科服務,減收嬰兒會造成資源錯配,更恬不知恥的說:「唔通坐喺度叫佢(私院醫護人員)飲茶食飯嘆世界?」如此見私利忘公義的言論,只會加深社會怨氣,以至激化中港矛盾。


內地孕婦來港產子蔚然成風,過去六年數字不斷攀升,由二零零七年的二萬七千名激增至去年逾四萬人,增幅高達五成,已經達致本港目前醫療資源的臨界點,出現飽和現象,不勝負荷,其中又以公營醫療部門的情況最為嚴重,亟須私家醫院「共渡時艱」。但無良私院卻唯利是圖罔顧醫德,竟不減收內地孕婦,市儈嘴臉,令人髮指。


去年本港出生的嬰兒有八萬八千五百名,其中四萬八百七十四名是內地孕婦所生,幾近五成,而在公立醫院一年接生的四萬三千多名嬰兒中,約有四分之一為內地父母所生,當中又約有一半即五千多人的父母均非香港人。需求不斷增加,本港八間公院婦產科的服務質素受到嚴重影響,加上私院婦產科高薪挖角,公院婦產科的醫療人員過去兩年來大量流失,人手嚴重短缺,現時已響起警號。


其實,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的問題由來已久,十年前已經出現,至二零零七年首次氾濫成災,引起社會關注,並導致本港孕婦上街遊行示威抗議。當時婦產科服務需求集中在公院,為了紓減壓力和疏導需求,政府決定以市價徵收非本地孕婦分娩費用,產婦套餐收三萬九千元,無預約及無產檢的,則收費四萬八千元。但調整收費只有短暫效用,隨著內地經濟發達和人民幣持續升值,來港產子的內地孕婦有增無減,預計今年將會達致九萬二千人,因而造成第二波危機。


本來,本港的私營醫療系統可補公營醫療系統之不足,加上政府近年鼓吹發展六大優勢產業,醫療產業份屬其一,理應因應市場需求增加大力拓展有關服務,牟利之餘,也可確保本港醫療服務的質素。可是,本港私院唯利是圖,只集中資源發展盈利可觀的服務,卻不願投資購置即時利潤可能不大的設施,且一方面向公營醫療部門爭奪醫療人手,對公共醫療服務和質素構成重大壓力,另方面卻同時利用公營醫療系統的專業服務資源,支援私營醫療系統之不足,其中濫用公院初生嬰兒深切治療部(NICU),便是最明顯的例子。據悉,現時每百名初生嬰兒中,約有百分之二因不足月早產或其他問題屬問題嬰兒,需要深切治療服務,但全港私院中,只有一間醫院有兩張病床,所以一旦需要深切治療服務,私院便將嬰兒轉介公院,由是對後者構成深重壓力。


事實擺在眼前,私院全都是假公濟私,利用公營醫療系院的資源,為私營醫療系統的牟利事業服務,名副其實是私家醫院請客,公家(納稅人)付鈔。


根據現時法例的規定,港人在內地結婚所生的子女,有權來港出生,而本港要發展醫療產業,以及基於人道理由,實在沒有理由限制內地孕婦來港產子。公營醫療部門可以和應該優先服務本港孕婦及父親屬港人而母親是內地人的產子預約,如果政府不肯增撥資源,按實際情況而停止為父母皆非港人的內地孕婦服務,亦無可厚非,但本港私院一向看錢不看人,接收孕婦不以地區和身份劃分,看來只能由婦產科設施的供應和市場價格決定服務數量。但私院既以金錢掛帥,賺錢為首要目的,便有責任做到貨真價實,提供最佳的服務。初生嬰兒深切治療服務也是婦產科服務有機的一環,私院不能推卸責任,只做即時利潤豐厚的生意,而將難啃的「豬頭骨」擲回公營醫療系統,剝奪公共醫療資源以自肥。它們應該大力投資開設初生嬰兒深切醫療服務,如果一間私院應付不了,也可以聯營的方法由所有私院合力提供。總之,責任不能推到公營醫療系統上。


政府推行的醫療政策已經向私營醫療部門嚴重傾斜,發展醫療保險制度,最大得益者將會是私營醫療部門和保險業界。私院有利可圖,便應該承擔投資,否則就是「又食又拎」,貪得無厭,行為可恥。周一嶽前日在公院、私院代表會面後表示,若未能透過協商得到一個均衡的服務數字,政府會考慮採取干預措施。從劉國霖的涎皮賴臉來看,同私院根本講多無謂,盡快推出干預措施最實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