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英文   |   
趕狼入窮巷──梁振英眾叛親離  
23 Nov, 2012
信報
鄭經翰


堡壘果然是從內部攻破的!民望一直低沉,早前叫做有些少起色的特首梁振英,近日橫遭比他更左的中策組首席顧問邵善波「過了一戙」,突顯梁振英一手摧毀「行政吸納政治」的諮詢制度,令政府陷入政治審查的泥沼,進一步破壞香港的核心價值。邵善波此舉更反映出,聲名狼藉的梁振英「未攘外,先亂內」,實已被「自己友」趕狼入窮巷,落得眾叛親離,以至確認其稍為微升的民望,不過是政治生命斷氣前的迴光返照。


梁振英微升的民望絕對不可以作準,他競選特首期間提出的「穩中求變」、「香港速度」,已經淪為施政的諷刺,而當日曾對他寄予厚望的年輕中產專業人士,以至不少新一代新聞工作者,他們的希望亦都宣告幻滅,更相繼對他作出批評。正因如此,邵善波才會高姿態向新媒體網絡宣戰,發動「港產五毛黨」圍剿「網上異見人士」。姑勿論這種「官方網絡欺凌」成效如何,但肯定的是,結果只會令新一代更加討厭梁振英,即使再搞多幾多次「特首與青年真情對話」的公關騷,都於事無補。


梁振英顯然已經成為廣大市民眼中的過街老鼠,唯一勉強可以箍住的支持者,就是「三低一高」(低學歷、低技術、低收入及高齡人士)的一群。本來,照顧弱勢社群是天經地義,但作為施政主打卻恐怕捉錯用神,以為只要「畀到屋你住,畀到飽飯你食」,香港就萬事大吉,闊佬懶理新一代真正在乎的,其實是一個觸手可及的希望和一系列與國際接軌的普世價值。最近愈鬧愈大的守護龍尾大行動,就是一個最新例子。


本來,「攘外必先安內」,假如梁班子內部安穩,或有可能應付到外部的連番衝擊。但實情是,梁振英眾叛親離。


首先,有頭有面有能力之士都恥與為伍,令梁振英一開始就埋不到一個似樣的領導班子。不過,更重要的是,梁振英本人目光短淺、胸襟狹窄,以致吸納不到一班蠢蠢欲動的「中游精英」。結果,埋到他身而他亦願意錄用的,都是傳統精英階層裡面的「失意軍人」。張志剛、陳茂波之流固然如是,而另一個典型例子,就是身兼長遠房屋策略委員會成員的置業國際主席蔡涯棉。


明眼人一看就知,梁振英若要找地產代理的表表者進入長遠房屋策略委員會,首選應該是中原地產創辦人施永青,一來他在該界的成就遠遠拋離蔡涯棉,二來他是免費報紙《am730》的大老闆,擁有一個不錯的輿論陣地。可是,梁振英用人唯親,偏要找跟過他搵食的前跟班蔡涯棉,以至現眼報,在「啟德體育城風波」一役上弄得焦頭爛額。事實上,有理由相信,中原慈善基金謝絕偷步買樓的行會成員林奮強「佣金當捐款」,也可說是與梁振英「無親無故」的施永青「揸正來做」的表現。


至於梁班子本身,亦都各懷鬼胎、各踞山頭。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固然繼續以「好打得」的姿態,繼續擴權、擴編制、擴地盤,最新動作就是把梁振英視為主打的扶貧委員會據為己有,只讓梁振英一年出席一次行禮如儀的扶貧高峰會。財金決策方面,則由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及金管局總裁陳德霖這三頭馬車合力拉動,不容梁振英指手劃腳。其中,曾俊華雖然愈來愈低調,但他是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極力挽留的而擁有「高度自主權」。


說到土共,應是梁振英的最強後盾,但事實卻是最強挖牆角力量。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在「啟德體育城風波」一役拍檯大罵林鄭月娥,只是牛刀小試。事實上,曾德成作為香港其中一位最資深的地下黨員,自然不會把梁振英這個「插班生」放在眼內。至於以邵善波為首的另一班土共,本應是梁振英的最佳拍檔,但實際上卻騎劫了梁振英的話語權。他口口聲聲強調,以往提名大大小小委員會成員也應通知特首,現時做法只是把以往前任特首照顧不及的地方「系統化」,而且這也是梁振英親自下達的命令。但其實,邵善波的講法,更與近日港澳辦前副主任陳佐洱和前主任魯平的言論一個鼻孔出氣,若再細心觀察「民建聯福祿壽」鍾樹根、蔣麗芸、陳恆鑌的醜言惡行,相信不少香港市民都會看得出,連串舉動其實是「土共大反擊」,但這對於梁振英有效施政而言,卻只會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而委任「三無顧問」(無政策研究經驗、無政府行政經驗、無政治歷練的人事管理顧問)高靜芝做中策組全職顧問,並專責「政治審查」四百多個諮詢委員會的委員名單,更屬自殺式動作。此舉不但令輿論嘩然,更令早已按章工作的公務員加倍離心離德。最離譜的是,邵善波竟然說:「中策組從來不是獨立的,從來不是中立的,政府的管治班子不是中立的。」但根據《公務員守則》第1.5項,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是按照公務員條件聘用的政府公職人員,應受《公務員守則》規管。而在同一《守則》的第二段「基本信念」中,已表明公務員既是政治中立的隊伍,也應恪守政治中立為基本信念。更何況,中策組每年都要由經立法會批准的財政預算案中撥出經費,指定為三個特區領導(行政長官、政務司司長及財政司司長)做政策研究,不是用來做政治工具。邵善波連這些最基本的原則都未搞清楚就大言不慚,可謂「左」住地球轉。


七除八扣之後,唯一可算是梁振英「真兄弟」的,就只有發展局局長陳茂波,但他上任以來醜聞不斷,最難看的是連酒後駕駛這單小事都處理得拖泥帶水,到頭來只會跟同樣在處理僭建問題上拖拖拉拉的梁振英淪為難兄難弟,以至累鬥累。


梁振英的處境,可謂外有四面楚歌,內有眾叛親離。好明顯,這隻狼已經步入窮巷。至於何時踏上死路?關鍵不在又有五十萬人上街,而在中央究竟還會忍他幾耐?即是說,最後一根稻草,最終還是中央這隻有形之手,放在梁振英背上的。